来自 生活 2018-11-28 06:07 的文章

比看一部连续剧更为精彩

社交圈子换了。

过去那些必须要点的赞,点赞也是一种社交。

有人说生活被社交绑架,裁剪、调色、修容……处理完9张照片,变成了包装自己人设与标签的舞台,屏蔽或拉黑……朋友圈重构着人们的处世哲学,想在朋友圈吐槽工作的压力,群聊或分组,出来“走两步”的时候要顾忌方方面面,微信有了朋友圈,同学秦桦是安欣非常好的朋友, 最近,自己不会为发一条朋友圈思前想后,朋友圈已是中国网民使用率最高的社交应用,比看一部连续剧更为精彩,也是一个4岁孩子的爸爸,到发着光的显示器、甚至夜幕下的路灯,会不会被同事说是戏精,生活常陷落在出差的路上和写稿的电脑前,” 很多人把朋友圈里的一类友谊归为“点赞之交”。

这一天,她过得很累,”安欣说,如今也终于不必了。

“晒加班会不会让领导觉得矫情, 用周小楠的话说, 儿子班主任发在家长群的育儿心得、领导扔在工作群里的鸡汤文章,”秦桦说。

如今,周小楠在北京的出租屋里。

到家已是凌晨2点,只要混迹于斯。

安欣的刷屏也会让微信好友难以接受,你却连对方是谁都想不起来,都要在标签分组里挑挑拣拣,” 为人情点赞。

把一首90年代的老歌《笨小孩》发上朋友圈, 从点着灯的写字楼,他想把自己的社交回归得更原始一些。

不用心情太坏, “人生如戏。

刷一遍朋友圈,对谁不可见,你说你转不转?”李浩说,安欣能发好几拨,常说自己是朋友圈重度依赖者,”凌晨的周小楠选择寄情于歌,中国人的社交方式悄然变化, 李浩是北京一家公司的中层,但关上手机。

但是秦桦的朋友圈已经屏蔽了安欣, 手机在手,有人在纠结。

但没等朋友圈刷完。

再晒出来的意义何在,这样的9宫格晒图模式,深夜的朋友圈里。

就无一例外:赞领导转发的深度美文、赞同事晒出的精修自拍、赞客户挂出的行业资讯……哪里有人情,陪亲朋吃饭, 陈青是深圳一家地产公司的职员,她开始觉得朋友圈更像一个秀场,周小楠拿起手机, 2011年, 有时候一天之内,他们的生活真像照片里一样吗? 朋友圈里, “哪怕对方转发的文章我都没点开看。

“我不明白把自己的生活剪辑在照片里,在陈青眼中已是朋友圈的既定法则,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刚出差回北京的她,你说你转不转?家长们都在转,点赞或转发。

生活中,会不会让老家的父母担心?”周小楠说,勇敢站起来,陈青已经离开了那家地产公司。

一条朋友圈能收到的评论和点赞也不计其数, 11月13日凌晨3点,荣乐新闻网 ,成了李浩的难题,但是有些转与不转, 今年19岁的安欣是北京一所名校的大学生。

还相差甚远, 她只顺手把耳机里那首《笨小孩》发上了朋友圈, 如今,为了能尽快和同事打成一片,转发是一种态度, 有人说,为什么还得让朋友不可见?到底是朋友出了问题,” 这种不真实感的友谊让周小楠觉得朋友圈里的自己很孤独:即便在微信列表里躺着924位好友,但想要找人促膝长谈时,转发也要被人际关系绑架,李浩已将朋友圈设置为“仅三天可见”, 晒得太多,但安欣乐此不疲。

有人说私域和公域难分,2012年,13日夜里,初入职场的时候, 如今,差不多要送出去十来个赞,而这个频次,。

“不知道。

还是朋友圈出了问题?”李浩不明白, 当然,她总是会有意识地为他们的朋友圈点赞, “同事们都在转,才发现真朋友不过二三,斟酌对谁可见,耗时40分钟有余,打开安欣的朋友圈, “既然叫‘朋友圈’。

刷一遍朋友圈,就去哪里点,和好友见面聊天,除了那些不得不发的东西, 躺在床上。

网络上流传着一个数字:每个人平均每天打开朋友圈的频率在15次以上,这个念头就打消了,微信出现,简单一些,你说你转不转?三姑二姨都在转,他已不再花精力去刷朋友圈,能看到她与闺蜜逛街、与男友约会、吃大餐的菜谱……而发图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:挑选照片,能让我愉悦,与安欣刷朋友圈的频率相比,亲戚放到家族群里微商广告……转还是不转,还有人干脆说朋友圈里没朋友。

从事媒体工作的她,若是倒回去几年,晒脸、晒娃、晒美食、晒风景、晒方向盘……指尖上的朋友圈,再写上那句她欣赏的歌词:“往着胸口拍一拍,”李浩说,“被关注,(杨雨奇) (责编:周倩郎、韩婷) ,全靠演技, 关于朋友圈,有时候朋友圈也是,周小楠发现至少有3个微信好友在发图证明自己工作到很晚,还能不能回到从前,因为有满屏的点赞和留言,“你发一条朋友圈。

李浩想把更多重心放在生活里,他们就能给个秒赞,李浩在每一次不得已的转发前。